1. 首页
  2. 明朝历史

朱祁镇的皇后-孝庄钱皇后

孝庄睿皇后钱氏(1426年-1468年),南直隶淮安府海州(今江苏连云港市)人。明英宗朱祁镇的皇后,钱氏出生明朝靖难功臣世家。她的曾祖父钱整,是成祖朱棣做燕王时的老下属,任燕山护卫副千户,一直对成祖忠心耿耿。爷爷钱通官至金吾右卫指挥使,父亲钱贵继承了祖传的武职,数次随明成祖、明宣宗北征,凭着军功升到都指挥佥事。直至女儿选为皇后,钱贵才被破格提拔为中府都督同知。

正统七年(1442年)春,钱氏被张太皇太后选定,变成明英宗朱祁镇的准皇后。钱氏这一年十六岁,比英宗略大一岁。钱氏的册后典礼,也是大明朝迄今为止皇上的第一次初婚典礼。而在这以前的皇上们,早在即皇位以前,早已完成了人生大事,册后只不过即位之后过了场面罢了。因而,在张太皇太后的操持下,钱氏立后的过程极其隆重盛大。英宗由于钱氏家族官爵太过低下,准备仿效宣宗朝的事例给予钱家官爵。

朱祁镇的皇后-孝庄钱皇后

对老公的用心良苦,钱皇后深为感谢,但是她并不愿意大家族由于自已而无功受禄,危害老公的“贤君”信誉,因而英宗的准备刚一明确提出,她就婉言拒绝了。英宗本以为钱皇后的谦虚仅仅一种姿势,因此 他也就再三地明确提出升职老父的提议。超出他预料的是,钱皇后的心态彻底并不是客套话,不管自已如何建议,她全是回绝。明白妻子的情意后,英宗对钱皇后更加尊敬。

对帝王家中而言,娶后纳妃较大 的目地便是多生子孙。钱皇后对于此事也十分了解,她因而从来不阻碍英宗亲近后宮嫔妃宫娥。因此宫人们一直喜讯不断。在这一些女子中,一个来自于北京昌平的民家女子周氏更为突显,正统十年(1445年)她先为十八岁的英宗生下一个闺女重庆市小公主,正统十二年(1447年)又为二十岁的英宗生下了庶长子朱见浚(后更名朱见深)。

但是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多的女性都生下了龙子凤女,只有六宫之主的钱皇后,在生孕这方面却一直不尽如人意。立后六七年间她尽管受宠,却一直无法为丈夫孕育儿女。但是英宗和自已的爸爸宣宗不一样,他对皇后终会生孕嫡子一事怀着巨大的期待,由于他担心假如传位给庶子,会造成 钱皇后最后迈向胡废后的结果。英宗自己虽说个出世不满百日就得封皇太子的庶长子,但一样的事儿却沒有产生在英宗的儿子的身上。庶长子朱见深早已2岁,英宗依然沒有将他册立为皇太子,只是一直耐心地等候钱皇后怀孕的消息。

正统十四年(1449年)七月,因为太监王振仗势欺人,给了西北蒙古瓦剌部太师也先发兵叛乱的托词,大明朝边境再度告急。当前方正对战猛烈的情况下,没什么军政基本常识的王振再度天马行空,唆使英宗“御驾亲征”。

朱祁镇的皇后-孝庄钱皇后

在“御驾亲征”的一路上,王振对英宗封禁全部不好的消息,自已假借皇上的为名随意指挥,并且还朝令夕改刚愎自用。最终竟为了更好地要保护装载自已私人金银财宝的车子,强制将英宗及其随驾高官官兵分配在一无城防二无水资源的荒郊山岗留宿,硬是做了瓦剌军的嘴上肉,轻易的被敌人重重包围。因为少水,士兵战斗能力极低,一片错乱后,几百名文官武将送命荒郊,英宗也变成瓦剌军的战俘,造成了举世震惊的“土木堡之变”。

同一年八月十八日,明英宗被俘虏的信息传到京城,诸臣决定先试着以财帛赎出皇上。获知这一决策,钱皇后马上将自已的全部私财都献了出去,只期待也先可以看在金银财宝的份上放回丈夫。但是大量的珠宝首饰撑大了也先的食欲,他愈发感觉手上的英宗是“奇货”可居,本来就满腹豪情壮志要统一蒙古族诸部的也先觉得,能够借英宗迫使大明朝作出更多更高的忍让,乃至能够借此机会要胁进一步攻占大明朝的疆域甚至政权。

对也先毁约、英宗不可以回到的事实,钱皇后已如五雷轰顶,又获得了亲哥哥钱钦和弟弟钱钟也丧命在“土木之变”中的确切信息。她已经是孤苦伶仃,直到明代宗即位成为事实以后,钱皇后自感对丈夫的境遇早已束手无策,陷于绝境的她只有日夜啼哭。在迷茫中,她总算想起了自己还能是多少为丈夫做一件事。

朱祁镇的皇后-孝庄钱皇后

此后,每到夜深人静时的情况下,清冷的宫宇中都会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女人哀泣求告叩头求天的声音。那时二十三岁的钱皇后,失落中的她选用了民间女人最无奈的方法,祈望老天爷可以垂爱自已的诚心,放丈夫一条生路。钱皇后就是这样每天每夜地祈祷,再困再倦也仅仅就地稍卧,不愿上床歇息。过多的疲劳、粗糙的饮食搭配、冰凉的地面、冬季的寒冷长期侵蚀她的身子,她的一条腿受了受伤,从此没法医好,损坏了。而昼夜不停的泪泣也很快哭瞎了她的一只眼睛。对自已的残废,钱皇后毫不介意,也回绝医治,她心甘情愿地觉得它是接回来丈夫,老天爷要她付出的代价。

总算,在明代宗的支持及其于谦、石亨等文武重臣的得当指引下,明军打得赢了北京保卫战,挽救了大明朝的国祚,迫使瓦剌送还了英宗。

景泰元年(1450年)八月初三,二十二岁的明英宗由漠北回到了北京城。迎来他的是一个“太上皇”的虚名。明代宗权位已固,将亲哥哥当做是自已的重大隐患,尽管在于谦的强烈建议下接回来了英宗,却果断拒绝了礼部提议任何人(包含代宗自己)在回京庆典上向英宗行君臣之礼的规定,而且在第一时间就把英宗囚禁进了清冷的南宫。

英宗刚在事业和亲情两这方面都深受打击,却忽然体会到妻子将自已视若生命一样的爱意,两相对照下,确实是五味杂陈,不仅不嫌弃妻子的残废,反倒真正明白何说白了结发深情,将妻子视若珍宝。从这一天起,英宗和钱皇后及其一群嫔妃在南宫里相依为命,过起了提心吊胆的“太上皇”生涯。

景泰八年(1457年)正月,明代宗患病并快速加剧。这始料未及的意外,使英宗的人生道路再一次产生根本惊天逆转。三十岁的他再次走上了皇上的宝座。当月十七日凌晨时分,武清侯石亨、御史徐有贞、都督张軏、宦官曹吉祥等冲进南宮,拥英宗复辟。英宗既已登上大宝,自然也就需要再度册封皇后。在丈夫的庇佑下,钱氏重新开始了她无欲无求的皇后生涯。

天顺八年(公元1464年)十二月,明英宗患了病,病况迅速加剧,到正月初六的情况下早已没法早朝理政,只有让皇太子朱见深于文华殿代理国家大事。十六日,英宗明白自已的人生道路即将走到最后,他召来啦内阁大臣和近侍太监,公然口授了诏书。

朱祁镇的皇后-孝庄钱皇后

这时候的英宗尽管已经是油尽灯枯,内心却很明白。他对自已的王朝没什么不安心的:皇太子早已成年人,自已也给他选中了足够担负母仪之责的皇后,还留有了有力忠实的辅臣班子。他唯一不安心的便是自已人死之后,妻子钱皇后的境遇。

英宗对当初宦官提议废后之事难以忘怀,他也十分清晰这件事情的身后掩藏着哪些,仅仅他一直以为自已可以始终将妻子维护在自已的背后,如何也想不到自已竟死会在了前面。他十分担忧周皇贵妃将要报当初之仇,借儿子的势欺侮钱皇后,甚至是废除她的皇后名位。

因此,在口授诏书嘱咐以后,英宗还尤其面嘱自已的继承者皇太子:“皇后名位素定,当尽孝以终天年。”那样讲了以后,英宗依然感觉不安心,怕儿子终究会屈从母亲的意志。因此他又紧拉着大学士、顾命大臣李贤的手,不断嘱咐:“钱皇后千秋万岁后,与朕同葬。”李贤流着泪水撤出英宗的寝殿,将这句话添在了诏书册上。

明成化四年(1468年)六月,思夫成疾又郁郁寡欢的钱太后离开人世间。七月,宪宗为嫡母钱太后正式上谥号为“孝庄献穆弘惠显仁恭天钦圣睿皇后”,并将牌位祔入太庙,与英宗并排在一起。另外公布钱太后将于九月与英宗合葬裕陵。

本文来自百度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