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明朝历史小知识

你知道郑和下西洋处于什么样的背景之下?

明朝初期的外交关系有意承袭元朝的规模,但在邦交核心理念上各有不同。明太祖积极参与、主动不断发展与藩国的邦交相互关系,对中国周边国家采“不侵占”的心态,并在《皇明祖训》中列出了十五个“不征之国”,尝试搭建一个以大明为核心,有级别纪律的、和睦的理想化世界格局。有见解觉得,明廷为此为基础形成了友谊外交关系方式,影响有明近三百年。也是有见解觉得,“不征”是明代对内制定的最佳外交关系总体目标,并不代表着彻底抵触武力;明代的目地就在于以武力为组织保障,争取以不动兵戈的方法完成威服众邦,搭建以明帝国为管理中心的国际性纪律布局;而实际相处方式的选择,又与相处目标在明代外交关系等级中的位置相关。

朱棣篡位后,锐意沟通交流境外国家。在郑和以前,他外派尹庆于永乐元年(1403年)出使了古里、满剌加(那时候并未建国),又于永乐二年(1404年)出使了爪哇和苏门答腊。在郑和下西洋前期,明成祖又启动南征安南,将之列入大明朝板图。“郡县安南”以后,明代从路运近可制占城,远可控满剌加,为郑和事后的下西洋活动出示了强有力的支持,使西洋朝贡体系得到圆满创建和推进。

你知道郑和下西洋处于什么样的背景之下

经济发展情况

明朝前期,因为明太祖朱元璋三十一年的奋发图强,农业经济恢复正常了。在手工业者层面,也拥有非常大的不断发展:矿冶、纺织品、瓷器、造纸工业、包装印刷各层面,都比之前拥有不一样水平的提升。除此之外,元末时长江中下游地区现有相当规模的海船建造业,到明朝初期更创建起了经营规模巨大的官营造船业,除南京市宝船厂外,在苏州市、松江、镇江市等地均设立官厂。明朝初期工业的恢复正常和不断发展,宋、元以来中国海外貿易的比较发达,对外开放移民的提升,所有的这一切,都为郑和下“西洋”提前准备了牢靠的经济实力和物质基础。

明成祖根据靖难之役夺取帝位时,明代早已创建了三十多年,农业与大家的日常生活受这次政变的干扰。这时候,中国广州等沿海地区的大都市不断发展得十分兴盛。在经济发展得到优良的不断发展以后,不断发展国外交通出行和国外的貿易早已是十分急迫的事。大明的纺织物、陶器遭受西洋列国的热烈欢迎,获得了很高的美誉度。而大明对不可以自主生产制造的香料等物,也是有很大的市场需求。

大明混一图

高新科技条件

造船业的比较发达,罗盘的使用,航海工作经验的累积,大量航海海员的培养,航海专业知识的提升(明太祖于1389年定编的《大明混一图》便是案例),为郑和下西洋出示了必备条件。

造船业技术性

在郑和下西洋前,大明造船业技术性早已拥有长足的快速发展。约在唐朝,我们中国人早已创造发明密性隔舱、车船、平衡舵、开孔舵。在船形层面,宋元时期,大明海船的船形早已定形,在其中以福船、沙船、广船更为知名,被认为古代中国的三大船形,又更是以福船运用最广、影响最大。在海船船壳构造上,大明海船选用搭接法,产生“鳞片式”构造(亦称“错装甲法”构造),进而使船壳板联接密不可分严密,总体抗压强度高,且不容易渗水。船只载货量也非常可观,宋代时已达到万石之上;在座位数上,大海船可载司乘人员上千人,在船只环境卫生上,大明海船能够保证服务设施齐备,配置洗漱间设备,设立能够带上亲属的幽雅客卧,常备充足的食品,乃至在船里养殖、栽菜、种药材、制酒,及其栽种盆栽以供欣赏。

郑和宝船

航海技术

依据《郑和航海图》,郑和应用海道针经(24/48方位罗盘导航)融合过洋牵星术(天文学导航),在那时候是最优秀的航海导航技术。郑和的舰队,大白天用罗盘导航,晚间则用观看星斗和水罗盘定向的方式维持前进方向。因为对船上储存淡水、船的稳定性、抗沉性等难题都作了有效处理,故郑和的舰队可以在“洪涛接天,巨浪如山”的险恶条件下,“云帆高张,白天黑夜星驰”,非常少产生意外事件。大白天以约定方式悬挂和挥动各色各样旗带,构成相对旗语。夜里以小灯笼体现航行时状况,碰到可见度差的雨雾天气下雨,装有铜锣、喇叭和螺号也用以通讯联系。

在天文学航海技术层面,大明很早已能够根据观察星辰日月测量方向和船只航行的位子。郑和舰队早已把航海天文学精准定位与导航罗盘的运用融合起來,提升了测量船位和前进方向的精准度,大家称“牵星术”。用“牵星板”观察精准定位的方式,根据测量天的高宽比,来分辨船只位子、方位、明确航道.,此项技术性意味着了哪个时期天文学导航的全球先进水准。

在地文航海技层面,郑和下西洋的地文航海技术,是以海洋科学知识和航海图为根据,应用了航海罗盘、计程仪、测深仪等航海仪器设备,依照海图、针路簿记述来确保船只的航行线路。航行时明确航行的路线,称为针路。罗盘的偏差,不超过2.5度。

有关航海图,英国李约瑟在《中国科技史》一书里强调:关于中国航海图的准确性问题,米尔斯(Mills)和布莱格登(Blagdon)曾作了细心的科学研究,他们二人都很了解全部马来半岛的海域,而他俩对大明航海图的准确性做出了很高的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