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明朝历史

守仁格竹失败后,王阳明大彻大悟

王阳明先生是程朱理学的大成者,在宋明理学的基础上,构建了自己专属的“心学”,他自己较切实的一个试着就是我们熟知的“格物致知”,因而“守仁格竹”说的也是阳明先生格物的事情,虽然是一个大家熟知的故事,但是在这个故事中包含着他的严密的思想和程朱理学的一些哲学的观念。“守仁格竹”讲的也是这种思想的一个微小而真实体现。

“守仁格竹”是什么意思?其中包含着什么观念和哲学?怎样看待?

阳明先生不但智勇双全,并且并非一介书生,在“宁王之乱”中,战功卓着,较为后人推崇的是他创立的“心学”学术思想,秦学伊顿精深,名扬国内外,被称作集立德、立功、立言“三不朽”于一身名垂千古的完人。

守仁格竹失败后,王阳明大彻大悟

王守仁一直坚信朱熹的“格物致知”理论。为了实践,他曾格了七日七夜的竹子,希望能够格出竹子之理,但换来的却是刻骨铭心的失败,自己更因此而病倒了。从此,王守仁开始改变了自己的看法。从此他就放弃了“恪物”的理论,他提出了自己的独特见解“致良知”理论,与“朱程理学”传统开始了背离和误差,也是“心学”的开始。

在记述他最主要的哲学理论的《传习录》中,王守仁叙述了自己早先格竹子之理这件事:“众人只说「格物」要依晦翁,何曾把他的说去用!我确实曾用于。初期与钱友同论做圣贤要格天下之物,如今安得这等大的力量:因指亭前竹子,令去看。钱子早夜去穷格竹子的道理,竭其心思对于三日,便致劳心成疾。当时说他这是精力不足,某因自去格,早夜不得其理,到七日,亦以劳思致疾,遂相与叹圣贤是做不得的,无他大力量去格物了。及在夷中三年,颇见得此含意,方知天下之物本没法格者;其格物之功,只在身心上做;绝然以圣贤为人人可到,便已有担当了。这儿含意,却要说与诸公了解。”

王守仁通过对格竹子之理失败的经验的总结,认为在朱熹的“格物致知”论中,了解的对象是自然的事物,了解的方法是外在的观查,了解的目的是提高知识。王守仁对朱熹的这种“格物致知”论十分不满,提出了自己的“致良知”理论。所谓“致良知”,就是说了解的对象该是自己的心灵,认识的方式该是向内的自我体验,并将自己的感受即心中的天理推广到外界事情当中。自然,对做为认识的最终目的即提高道德修养和思想境界而言,它们之间没有原则性的区别。

同时,假如我们将朱熹与王守仁的观点加以对比分析,就会发现王守仁对朱熹观念的理解是从他自己的意图考虑,并不等于便是朱熹的本意。实际上,从认识对象上讲,朱熹自己就讲过“炊沙岂能成饭”,并不赞成泛泛观查自然事物;从了解方式上讲,朱熹是格物、致知并提,外在观查、本质推理并举,并不是只向外格物;从了解目的上讲,朱熹是提高知识、提高境界并举,而且希望用提高知识来帮助提高境界,并不是只注重提高知识。

守仁格竹失败后,王阳明大彻大悟

所谓“恪物”?

据文史记述较早在《礼记》里就提出“恪物”的重要概念。宋儒在谈“性情涵养”时把“恪物”提到了极高的位置。心学倡导的“致知在恪物”。

如今看来,这是古人在获得新知识的方法论,是众多了解方法之一,主要作用在于穷究事情之理。

如今的人自然不会像王阳明一样,仅仅为了某一说法静座七天七夜,也许我们能够觉得阳明先生是否有精神问题?

七天七夜,毫无收获,是否还在坚持?但为什么王阳明在这七天一无所获呢?

“恪物”其含义到底是什么?

其实就是“方法论”的问题。

方法是开启兴趣的一把钥匙。当近代西方科学传到中国,它对中国传统学者的“方法论”有很大的冲击。

国学大师钱穆从此做过阐述:你想要恪竹子,那就第整天拿一把尺子量一量它长短,过些天再拿尺子量一量,看看它长长了多少,这便是“恪竹”。

守仁格竹失败后,王阳明大彻大悟

因为中西方文化的差异,因此思维模式拥有显著的差异:即“思维逻辑”和“辩证思维”,这一点造成“恪”的方法之差别。由于中国人“恪”本来与科学无关,量量竹子长度即使恪物,那么儒学思想难免不值一提了吧!

原因在哪?

儒家思想的知识结构里,大家都不陌生为了入世而狂。“修齐治”为最终目标,但前提条件是“正心诚意,恪物致知”,随后即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足以证明了“恪物”与道德紧密相连。

《全唐文》解释:“物者万物也,格者来也,至也。”,一一一理解为:格物可以说是用来某些东西与我们的内心参证。

程颐说:“格物穷理,非是要尽穷天下之物;但于一事上穷尽,其他能够类推。至如言孝,其所以为孝者为何。”

中国文人根据“恪竹”,从而喜爱竹子,因其高挺纤长,四季翠绿,风吹不倒,冷冻不烂,而且竹与梅、兰、菊并称“四君子”。

无独有偶,这便好似孔子“恪松”其结论是:“岁寒,然后知松柏之后凋也。”——圣贤给耐寒的松柏赋予的道德内涵,人应该像松柏一样顶风傲雪,坚强不屈,乐观向上。既然“松竹梅岁寒三友,桃李杏春风一家”,异曲同工也!